Archive

Posts Tagged ‘网络购票’

Written Assignment Text 8:春运网络购票,农民工为何依然排队?

January 24th, 2012 No comments

[铁道部的新措施实名制和网络购票并没有改变往年春运购票难的问题。专家认为根本在于改变中国城乡分割的社会制度。]

2012年1月8号,一年一度的春运拉开帷幕。中国的春运被视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周期性人口迁徙”活动。今年的春运是46年以来最早的一次,也是春运历史上客流量的新高峰。为缓解以往春运火车购票难的问题,中国铁道部今年首次推出了实名制和网上购票两项举措。然而回家过年的浩大人群,特别是广大农民工,似乎并没有从新举措中得到任何好处。

来自贵州的杨先生已经在上海打工多年,这次还是像往年一样抱着被子拎着椅子很早就来到火车站排队买票。他说:”我不知道怎么在网上订票。而且他们说订了票也拿不到。那些东西我搞不懂。我们有的就是体力。来火车站通宵排队拼体力我可以。”

近日,一位名叫黄庆红的重庆籍农民工写给铁道部的一封信引发了很多中国媒体和公众的关注,他在信中讲述了自己四次到火车站排队买票依然未能如愿的经历。黄庆红在信中写道,”我今天是第四次来火车站买票了。窗口的工作人员每次跟我说,网络和电话的票要早几天,票一放出来,就在网络上被抢光了,没有票剩下来给窗口。我晓得,铁道部的初衷是希望不要人挤人排队在窗口,所以搞了这个东西。但对我们来说,原来通宵排队,还总有一点希望存在,现在,什么都没了。”

在复旦大学社会学教授于海看来,无论是实名制还是网络购票都无法解决中国铁路春节买票难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来源于中国的户籍制度。于海说:”中国的城市化是土地城市化,而不是人口城市化。那么多在城市工作的农民工到了过年死活都要离开城市因为城市不是他们的家乡。他们在上海工作十年,可是没有上海户口。对他们来说,上海依然不是家乡,过年一定要回家乡。”

于海认为要解决春运难的问题首先要解决城市中农民工的民生问题。民生问题的解决才会根本缓和中国铁路运力的不足,于此相关的票贩子,买票难等问题都才会淡出中国人的生活。

作者:何塞(上海) 德国之声新闻报道 | 2012.01.08

Written Assignment Text 1: 温州农民工给铁道部的信

January 11th, 2012 No comments

铁道部领导:

我叫黄庆红,今年37岁,是重庆市彭水人,来温州打工十几年了。我只在电视上看过你,我想这辈子也没资格和你见面,可我有很多话想说,所以我写了一封信,但我不知道该寄到哪里。后来我想到了新闻,就托报社的记者捎上这封信。

我今天是第四次来火车站买票了,想碰一下运气,但票还是没有。窗口的工作人员每次跟我说,网络和电话订票要早几天,票一放出来,就在网络上被抢光了,没有票剩下来给窗口。 Read more…

Written Assignment Text 2: 2012年春运火车票可网购

January 10th, 2012 No comments

2012年春运于1月8日正式开始,与往年不同的是,铁路部门全面实行了电话和网络购票,让旅客不出家门就可以买到火车票,也大大减轻了车站购票的人流压力,缓解了车站周边的交通压力。但在实际购票中,旅客也遇到了网络拥堵、购票时间长、显示购票成功但拿不到票等情况,同时一些老人、农民工由于不熟悉网络导致了新的“购票难”问题。

那么,春运火车票“网购”到底有多难?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就此展开了一次深入的调查。

难点一:

农民工兄弟买票难

近日,一位名叫黄庆红的重庆籍农民工写给铁道部的一封信引发关注,信中他讲述了自己4次到火车站排队买票依然未能如愿的经历。

黄庆红的信中写道,“我今天是第四次来火车站买票了……窗口的工作人员每次跟我说,网络和电话的票要早几天,票一放出来,就在网络上被抢光了,没有票剩下来给窗口。”

“网购”优先,意味着不会上网、依靠排队的旅客买票更加困难,甚至有网友大声疾呼“给农民工一次拼体力买票的机会吧!”

黄庆红的信引起全国网民关注,一些热心网民表示要帮他买票。“我已经拜托其中一个电脑高手去买了,今年应该能够顺利回家了。”最新情况是,得知黄庆红买票经历后,有好心人送了张飞机票让他回家。

黄庆红说,网络购票和电话购票对农民工是个不小的打击,恳请铁路部门能够考虑他们的需求,给予帮助。

Read more…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