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新加坡’

新加坡电影《笑着回家》

May 12th, 2017 No comments
YouTube Preview Image

YouTube Preview Image

IB HL: 路线·碎片

April 30th, 2012 No comments

路线·碎片

【四合院】 傅朗 (2012-04-23)

  每日读书,每日撰稿,日日探新求新;不断换地方换座位换路线,喂养着修炼着刺激着创造力;偶感疲劳但无不愉快,自由自在。

今晚又来咖啡店,室外的座位最舒服,但都给学生占满了,一人一桌,面对课本往死里背(对,学校下周要考试),一坐就是几小时,颇令人厌烦,但又不敢生他们的气——自己带着笔记本电脑,也会坐到晚。

这学期不教书,集中做研究,生活节奏与习惯也跟着改变,比从前自由很多,到处奔走寻觅灵感。学校两个校区,各有一办公室,但到底选择去哪边,或是哪边都不去,反而到图书馆咖啡店,纯是看心情,突破习惯,拆开定律。

坐在室内,面对着窗户,玻璃反映着屋内的灯光,跟屋外的路灯夹杂,舞动的人影时隐时现,不知是室内室外,都同样模糊不定。玻璃上有两个手印,小小的,想必是两三岁的小孩,下午在这里看窗外的风景。小孩早已回家,唯手印还在,神奇地出现在玻璃那一面女学生的额头上。

魔术拼图

生活规律一旦打散,成了一幅魔术拼图,日日出现新的形状。傍晚早点回家,常骑着脚踏车,尽量远离大街的交通,骑到别墅区中,道路弯弯曲曲,上下一个个小山坡,在骄傲的豪宅间穿梭,不知此路通向何方;抑或是殖民时代的双层小楼房,黑白两色闪现在幽静的树木间。每逢到岔路口,左转右转无所谓,都是观感一新。

咖啡店的音乐低调,只有突然中断,才会意识到它的存在,或是同一首庸俗的歌曲,已经听到第三遍,忽然发现,在这里已坐了多久。音乐片段之间,飘来四面的谈笑声,众人同时讲话,不同声调和语音,不知到底在讲什么;因为背对着他们,也不知到底谁在讲。

国大、荷兰村、植物园、图书馆大楼、同一公司的多家咖啡店,以及组屋、超市、地铁站、面包店、怪兽楼工地场,熟悉而又陌生。每日读书,每日撰稿,日日探新求新;不断换地方换座位换路线,喂养着修炼着刺激着创造力;偶感疲劳但无不愉快,自由自在。

玻璃面上的人影仍在舞动着;左右桌子客人换了,学生仍在,手印仍在。书本与笔记本电脑还在。还在更换,还在变形,还在漂泊。

(作者为国大中文系助理教授,来自德国,2007年来新)

《联合早报》 (编辑:唐羡珠)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