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农民工’

纪录片:归途列车 (紀錄片:歸途列車 Last Train Home)

March 21st, 2016 No comments
http://www.dailymotion.com/video/xui6bl http://www.dailymotion.com/video/xui5rj

Every spring, China’s cities are plunged into chaos as 130 million migrant workers journey to their home villages for the New Year’s holiday. This mass exodus is the world’s largest human migration-an epic spectacle that reveals a country tragically caught between its rural past and industrial future. Working over several years in classic verité style Chinese-Canadian filmmaker Lixin Fan (with the producers of the award-winning hit documentary Up the Yangtze) travels with one couple who have embarked on this annual trek for almost two decades. Like so many of China’s rural poor, Changhua and Sugin Zhang left behind their two infant children for grueling factory jobs. Their daughter Qin-now a restless and rebellious teenager-both bitterly resents their absence and longs for her own freedom away from school, much to the utter devastation of her parents. Emotionally engaging and starkly beautiful, Last Train Home’s intimate observation of one fractured family sheds light on the human cost of China’s ascendance as an economic superpower.

春运纪录片《归途列车》简介

每到冬去春来时候,中国的铁路就陷入集体的大混乱,数以千万在异乡的农民工就像候鸟一样,开始了他们回家的旅程。对大多数为生活奔波劳碌的人来说,这是每年唯一的一次狂欢,唯一的一次全身心放松与休息;也是他们坚守着的最后的情感底线——赶上最后一班列车,回家过年。这也是一个在传统和发展中挣扎着前进的现代中国特有的风景——世界最大的人口迁徙。

居住在加拿大的华人导演范立欣历经三年,用镜头纪录了来自四川的一对农民工夫妇外出打工的经历,展现出中国蓬勃发展的经济背后普通小人物的辛酸和眼泪。

16年前,张昌华和陈素琴夫妇俩跟随打工潮,离乡背井去往广州打工。对于他们而言,唯一的希望与安慰就是能够用辛苦赚来的微薄收入抚育他们留在家乡的一双子女,使孩子们能读书,有朝一日离开农村去城市生活。然而,由于他们常年在外打工,无暇顾家,日渐成年的女儿张琴以激烈的叛逆行为对抗父母,无情地宣判了父母梦想的破灭。张琴选择了退学离家,成为新一代的外出打工妹,从广州的服装厂到深圳的夜店,女儿的一次次选择刺痛了父母的心。

《人在囧途》

January 19th, 2016 No comments

YouTube Preview Image

IBS1/H1: Use Word Cloud to review the unit vocabulary

May 3rd, 2013 No comments

After reading so many texts in a unit, you might want to have a list of the most important words for this unit. Now you can do that by simply copying all the texts you have studied and paste them into a window of this wonderful site called http://www.tagxedo.com/. It’s still not that perfect for Chinese texts, but it’s a quick and convenient check for the most frequently used words. Do you know them all?

For the unit “Migration and Discrimination”, here are the word clouds:


人在囧途 / 贺岁喜剧片 / 片长92分钟

September 26th, 2012 No comments

YouTube Preview Image

Written Assignment Text 9: 中国民工子女义务教育缺少保障

January 25th, 2012 No comments

美国之音记者: 张楠 | 北京 2012年 1月 20日

中国民工子女义务教育缺少保障

北京一所农民工子女学校

中国农民工子女—无论是跟父母进入城市的,还是随爷爷奶奶留守农村的—在义务教育方面都存在严重问题。

杨勤在农民工子女学校当了10年校长。他万万没有想到,2011年,乡政府一纸命令就把他任职的北京市朝阳区东坝实验学校关了。

谈起这件事,杨勤非常伤心。他说:“学生1328人,教职工46人,占地面积13亩, 32个教室。这么大规模的学校,说砍就砍了。”

当时,包括5个外国媒体在内的26家媒体对此表示关注,但学校还是未能保住。

杨勤的遭遇并不是孤立的。东坝实验学校只是当时在城市化进程中面临拆迁的24所北京打工子弟学校之一。 Read more…

Written Assignment Text 8:春运网络购票,农民工为何依然排队?

January 24th, 2012 No comments

[铁道部的新措施实名制和网络购票并没有改变往年春运购票难的问题。专家认为根本在于改变中国城乡分割的社会制度。]

2012年1月8号,一年一度的春运拉开帷幕。中国的春运被视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周期性人口迁徙”活动。今年的春运是46年以来最早的一次,也是春运历史上客流量的新高峰。为缓解以往春运火车购票难的问题,中国铁道部今年首次推出了实名制和网上购票两项举措。然而回家过年的浩大人群,特别是广大农民工,似乎并没有从新举措中得到任何好处。

来自贵州的杨先生已经在上海打工多年,这次还是像往年一样抱着被子拎着椅子很早就来到火车站排队买票。他说:”我不知道怎么在网上订票。而且他们说订了票也拿不到。那些东西我搞不懂。我们有的就是体力。来火车站通宵排队拼体力我可以。”

近日,一位名叫黄庆红的重庆籍农民工写给铁道部的一封信引发了很多中国媒体和公众的关注,他在信中讲述了自己四次到火车站排队买票依然未能如愿的经历。黄庆红在信中写道,”我今天是第四次来火车站买票了。窗口的工作人员每次跟我说,网络和电话的票要早几天,票一放出来,就在网络上被抢光了,没有票剩下来给窗口。我晓得,铁道部的初衷是希望不要人挤人排队在窗口,所以搞了这个东西。但对我们来说,原来通宵排队,还总有一点希望存在,现在,什么都没了。”

在复旦大学社会学教授于海看来,无论是实名制还是网络购票都无法解决中国铁路春节买票难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来源于中国的户籍制度。于海说:”中国的城市化是土地城市化,而不是人口城市化。那么多在城市工作的农民工到了过年死活都要离开城市因为城市不是他们的家乡。他们在上海工作十年,可是没有上海户口。对他们来说,上海依然不是家乡,过年一定要回家乡。”

于海认为要解决春运难的问题首先要解决城市中农民工的民生问题。民生问题的解决才会根本缓和中国铁路运力的不足,于此相关的票贩子,买票难等问题都才会淡出中国人的生活。

作者:何塞(上海) 德国之声新闻报道 | 2012.01.08

Written Assignment Text 7:民工黄庆红:希望同日网购窗购火车票

January 24th, 2012 No comments

新华社温州1月6日电(记者张和平 周竟)1月5日下午,致信铁道部的重庆民工黄庆红收到温州都市报赠送的回家机票,他在感谢众多媒体、网民以及铁道部门对他的关心的同时,也希望铁路部门实行网购、窗购同日发售火车票,为广大购票者提供机会均等的条件。

1月3日,来自重庆市彭水县、在温州市瓯海区瞿溪镇臻亿五金厂打工的黄庆红因无法在网上购到回乡的火车票感到很郁闷,万般无奈之下致信铁道部,表达了自己无法在网上购得火车票的痛苦。

黄庆红说,自己当时已心灰意冷,只是想写信给铁道部诉说心中苦闷,但不知道如何寄信给铁道部,只好通过当地媒体转寄。“想不到第二天报社把信登出来了,令我更意想不到的是,这封信在社会产生很大反响,老板、工友纷纷关心我,同情我,网上议论也很多,全国无数家媒体打电话我。惊动了这么多人,感到很不安。”

据黄庆红介绍,1月5日,温州都市报表示向他赠送机票让他尽快回家,“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后来知道这是张全价票,总额1610元,感到很不好意思,我深深感谢这么多人特别是媒体关心我。”黄庆红表示,现在最大的心愿是早点回家,看到心爱的女儿。“我现在还不能走,我要把厂里的货拉完,多干活心里才踏实。”

黄庆红希望铁路部门网上和窗口购票同日发售,这样大家购票机会均等。据许多网民反映,目前铁道部门提前12天通过网络和电话预售车票,窗口提前5天预售,很多人在窗口排队往往买不到车票。

温州都市报总编薛元说:“对民工黄庆红的苦楚感同身受,愿意提供帮助,但考虑到难买到火车票,就选择给他买张机票,表示一点关爱。”

据悉,黄庆红1月8日从温州飞到重庆,然后再坐5个小时的汽车到老家彭水。他告诉记者,若坐火车要走30多个小时。

Written Assignment Text 6:农民工黄庆红回家记

January 24th, 2012 No comments

农民工黄庆红回家记

坐飞机,再转车,重庆籍在温务工人员黄庆红昨晚8时回到彭水老家,家人早已为他备好美酒佳肴。
坐飞机,再转车,昨晚8时,经过8个多小时的颠簸,重庆籍在温务工人员黄庆红回到彭水老家。
他搭乘昨天上午11时40分的CZ8114次航班,到重庆后又转坐汽车。尽管一路奔波,但相比30多个小时的火车行程,黄庆红说已轻松不少,能踏上返乡之路让他知足。
两年没回家的黄庆红,昨晚终于吃上了一顿团圆饭。
黄庆红昨天起了个大早。两年没回家的他,想到马上能回家吃团圆饭,兴奋得一夜没睡踏实。
他把前晚收拾的两件行李又仔细整理了一遍,生怕漏了什么。除了换洗衣物外,他还给女儿准备了新衣服和一些小礼物,“是去工厂附近的小超市买的,她喜欢吃草莓味的东西,就买了些草莓饼干。”说到这,他难得笑了。 Read more…

Written Assignment Text 5:农民工素描:劳累、低酬、无保障

January 24th, 2012 No comments

农民工素描:劳累、低酬、无保障

美国之音记者:张楠 | 北京2012年 1月 21日

春节前,当上亿中国农民工在辛劳一年后踏上与家人团聚的归途时,他们的境遇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官方数字显示,农民工收入在过去一年里增长不少。但是许多农民工表示,他们的收入与所付出的劳动相比仍然太低。

火车站是观察返乡农民工的最佳场所,他们有的扛着大包小包直奔候车室,有的三五成群围坐在一起等候上车。

吉林通化的刘先生正在北京站广场上候车,他是北京师范大学餐厅的员工。他的工作是每天“早上5点半到晚7点半。三餐切菜,给学生打餐,拖地,收拾。工作强度挺大。”
这样辛辛苦苦地干下来,一个月才挣1800元,其他待遇一概没有。老刘说,他在北师大只干了四个月,这次回家过节就不再回来了。 Read more…

Written Assignment Text 3: Last Train Home

January 20th, 2012 No comments

春运纪录片《归途列车》简介

每到冬去春来时候,中国的铁路就陷入集体的大混乱,数以千万在异乡的农民工就像候鸟一样,开始了他们回家的旅程。对大多数为生活奔波劳碌的人来说,这是每年唯一的一次狂欢,唯一的一次全身心放松与休息;也是他们坚守着的最后的情感底线——赶上最后一班列车,回家过年。这也是一个在传统和发展中挣扎着前进的现代中国特有的风景——世界最大的人口迁徙。

居住在加拿大的华人导演范立欣历经三年,用镜头纪录了来自四川的一对农民工夫妇外出打工的经历,展现出中国蓬勃发展的经济背后普通小人物的辛酸和眼泪。

16年前,张昌华和陈素琴夫妇俩跟随打工潮,离乡背井去往广州打工。对于他们而言,唯一的希望与安慰就是能够用辛苦赚来的微薄收入抚育他们留在家乡的一双子女,使孩子们能读书,有朝一日离开农村去城市生活。然而,由于他们常年在外打工,无暇顾家,日渐成年的女儿张琴以激烈的叛逆行为对抗父母,无情地宣判了父母梦想的破灭。张琴选择了退学离家,成为新一代的外出打工妹,从广州的服装厂到深圳的夜店,女儿的一次次选择刺痛了父母的心。

在线观看春运纪录片《归途列车》http://www.verycd.com/entries/463453/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