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全球化’

龙应台:在紫藤庐和星巴克之间

February 11th, 2016 No comments
智谷君语传统界线被冲破,文化体系风雨飘摇,敞开“国际化”的我们,还需要知道“紫藤庐”该如何坚守。

◎文丨龙应台   (Audio: 荔枝电台博客  台湾中学生评论 全文)


不论是北京还是吉隆坡,香港还是台北,都有一个“国际化”的共同面貌:星巴克 (Starbucks) 咖啡馆不管在哪一个城市里都可以俏生生地站在街角,7-11商店取代了原来老先生老太太开的杂货店,最流行的嘻哈音乐和服饰到处可见,好莱坞的电影比欧洲还早上市。

生活的韵律也与国际同步:二月十四日买花过情人节,十月底戴上面具参加“万圣节”变装游行,十一月有人吃火鸡过感恩节,十二月广场上万人空巷载歌载舞庆祝耶诞节;年底,放烟火、开香槟,倒数时,亲吻你身边的人。

新加坡和香港已经是英语的城市,台北的新政府为了“国际化”开始要求政府公文要有英文版,公务员要考英文,全民学英语,而最后的目标则是:把英语变成正式的官方语言。

从北京到吉隆坡,“国际化”成为一个举国上下努力追求的目标。但是,慢一点,究竟什么叫“国际化”呢? Read more…

留学日记:要不要取个英文名?

November 30th, 2011 No comments

Source Text Here: 作者-伦敦政经学院国际关系本科生朱洁

在今天这个全球化的时代,中国的90后留学生遍布世界各地。飘洋过海到英国留学的大一学生朱洁,爱闯爱写,今天她在这里向大家讲述她在英国的新生活。

在中国刚进初中时,英语老师要每个学生起个英文名。我坐在当时最常见的笨重电脑前,上网看着那以开头字母从A到Z排列的、一串串陌生的字母组合,看到C的时候就已经头晕眼花,于是随便选了个短短的“Cathy”。后来才发现,Cathy不过是Catherine的昵称,也就是说它并不算是个正式的英文名。而读了《呼啸山庄》后,我就更加想要找机会换一个英文名了。

只是我高中留学去的是新加坡。原本以为那个与西方十分接轨的国家里一定人人都有英文名,没想到并非如此。很多新加坡华族学生是只有中文名的,大多数场合写成拼音的形式。不少名字还起得如诗如画,女生名里有得是“婷”、“茜”“佳”,男生名里则常见“翔”、“伟”、“杰”。偶尔甚至能见识到现今中国年轻人名中不常见的字眼,比如“珩”、“琇”、“葆”,让人颇为惊叹。

后来了解了新加坡社会,明白了老一代新加坡华人大多是从中国移民过去,他们给家中小辈取名时,斟酌再三。我在新加坡最好的当地朋友的名字,居然是长辈千里迢迢到某个古老神秘的庙里求来的。

当然,也有不少新加坡人有英文名。毕竟经历过英国人长期的统治,一些相当西化的家庭,或是虔诚基督教徒,会给孩子起英文名。一些中式家庭里的孩子在长大过程中,对西方文化着迷,或是长期接受西式教育,也会给自己起个英文名。不过即便是这些人也一定会保留着他们的华文名字,虽然他们可能只能拼出拼音,写不出华文字来。

所以在新加坡的几年里,我反倒一次也没有用过英文名。我很高兴大家对我的本名如此容易接受,也很高兴不会从名字上就显得与本地人千差万别。 Read more…

再见,“全球化”!

February 20th, 2011 No comments

再见,“全球化”!(中文翻译 英文原文)

“全球化”这个词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在世界上出现,2000-2001年时变得非常流行。例如法国《世界报》(Le Monde)2001年使用这个词(mondialisation)超过3500次。但这之后“全球化”的使用频率开始下降,到2006年下降了80%。自从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纽约时报》、《金融时报》等世界各大报纸越发不用这个词了。“全球化”正在淡出人们的视野。

如今,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全球化”这个词的起源了。根据《牛津英语词典》,最早使用“全球化”的是1972年的一篇学术文章。其实,在更早的时候就有人使用这个词了,不过意思和今天的不太一样。

《牛津英语词典》忽略了这个词的一个非英语词源,那就是欧洲大陆激进学生运动具有创造力的语汇。1970年,意大利激进左翼地下刊物《Sinistra Proletaria》发表过一篇文章,题目叫《资本主义社会的全球化进程》,把IBM公司描述成一个“自成一统的组织,其一切活动以盈利为目的,而且谋求把生产过程中的一切活动‘全球化’”。这篇文章认为,IBM在14个国家从事生产,在109个国家从事销售,这就是“资本帝国主义的全球化(mondializzazione)”。这个用法和我们今天的“全球化”意思一致,所以这本不为人知的意大利左翼刊物其实才是最早使用“全球化”一词的。

从那时起,“全球化”经历了起起伏伏,到20世纪90年代变得颇为流行,不过基本上是一个骂人的字眼。从20世纪90年代后期到21世纪初,接连爆发了几场反全球化的抗议游行,目标对准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经济论坛和麦当劳。那时候对全球化的看法,正如20世纪60年代意大利左派的观点:全球化是主张金钱统治和技术统治的精英们对全世界穷人的剥削。

然而到了21世纪前十年,全球化的涵义发生了变化,开始成了一个半正面的词。这可能主要是因为,全球化似乎给许多“不发达”或“第三世界”国家带来了好处,使这些国家经济快速成长,成为新兴市场经济体。此外,一些以前批评“全球化”的人也开始认识到,更紧密的全球联系有利于解决如气候变化、经济危机和贫困等全球性问题。

到了2011年,反全球化的声音基本上都消失了,人们不再反抗或是拥抱全球化,而认为全球化是人类历史的一个基本特征。换句话说,“全球化”已经很难再引发争论,这个概念也不再那么吸引人们的注意力了。

繁體字 Read more…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