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IBS1, Unit 3: Holidays and Customs > Written Assignment Text 5:农民工素描:劳累、低酬、无保障

Written Assignment Text 5:农民工素描:劳累、低酬、无保障

January 24th, 2012 Leave a comment Go to comments

农民工素描:劳累、低酬、无保障

美国之音记者:张楠 | 北京2012年 1月 21日

春节前,当上亿中国农民工在辛劳一年后踏上与家人团聚的归途时,他们的境遇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官方数字显示,农民工收入在过去一年里增长不少。但是许多农民工表示,他们的收入与所付出的劳动相比仍然太低。

火车站是观察返乡农民工的最佳场所,他们有的扛着大包小包直奔候车室,有的三五成群围坐在一起等候上车。

吉林通化的刘先生正在北京站广场上候车,他是北京师范大学餐厅的员工。他的工作是每天“早上5点半到晚7点半。三餐切菜,给学生打餐,拖地,收拾。工作强度挺大。”
这样辛辛苦苦地干下来,一个月才挣1800元,其他待遇一概没有。老刘说,他在北师大只干了四个月,这次回家过节就不再回来了。

前往徐州的老王在北京建筑工地上班,工资高一些,一个月挣2300元左右。不过他也抱怨工资太低,工作太累。他说:“我是杂工,一天干10个小时,11个小时。”
68岁的老王在工地上干了一年。他和通化的刘先生一样,这次回家过节后就不回来了。

中国现有农民工2.5亿多人,其中近1.6亿为外出农民工,还有不到一亿本地农民工。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最新数字,2011年,外出农民工的月均收入为2049元,比上年名义增长21.2%。

几位建设北京地铁9号线的中铁11局员工,对自己的工作相当满意。他们每个月都能挣3000多元,加班还有加班费,而且从来没有拖欠过工资。

来自江苏的周先生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在北京一家建筑工地干了不到两个月,现在老板还欠他2000多元钱,差不多是一个月的工资。

岁末年初,中国各地开展了“清欠(清理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工作。《人民日报》说,自去年12月1日起,粤、滇、湘、津等15个省区市共清欠近20亿元,涉及农民工近60万人,可见欠薪问题的严重性。

有些农民工自己当老板,不存在欠薪问题。不过,他们的日子也过得挺辛苦。来自山东荷泽的徐女士和丈夫在北京开了一家馒头店,自己蒸,自己卖,一年能挣三、四万块钱。

她说:“这个活肯定是累。早起晚睡,一年360天,都是早上三点来钟开始忙,五点钟就给工地送馒头去。工地上人们吃饭早。”

可是他们自己却吃得非常简单。她说:“就是吃馒头炒点菜。头天晚上炒菜剩点,到第二天吃一天。菜都很贵。咱不挣大钱,啥便宜吃啥吧!很少很少的买肉。肉多贵啊!

徐女士说,今年春节他们不打算回家了,因为回去一次要花不少钱。其他农民工也有同样考虑。《沈阳日报》报道说,一个农民工算了一笔帐:回老家哈尔滨往返路费400元,给父母买年货600元,去亲戚朋友家串门3000元,加起来共4000元,正好是自己当厨师一个月的工资。

在北京一家外企工作的王先生说,除了工资待遇低,住房压力也很大,他跟朋友合租一间房,月租1200元,两人分摊,还要交近百元的水电费,而他一个月才挣2000多块。但是,最让他担心的还是看病问题。

他说:“平时有个感冒发烧的小病还可以承担,但是有大病就有天塌下来的感觉。虽然现在还没有遇见那种情况,但是遇见了真不知道怎么办。”

接受记者采访的农民工普遍没有医保。有些人在家乡买了医保,但是在外地看病不予报销。

一个好的现象是,现在农民工维权意识增强了。以前受到歧视和不公平待遇,他们就算了。现在他们会通过罢工等各种形式,让老板给他们加工资或者给一定的加班费。”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